top of page

龍年的執著與悠然

一個星期前才完成由博愛主辦、由華永會贊助、地點在天水圍、為期九個月、由天行教學團隊帶領、特為助人者而設的應用生命自覺到個人輔導和小組帶領的證書課程的報告。很多片段,包括學員課上學習、和課後實習反思文字分享的片段,至今仍歷歷在目。


經過了一些日子的培訓,學員可以覺察自己熟悉的助人者的強勢角色,繼而讓生命轉一個彎,單純地去聆聽、去感受對方的感受、給予臨在的支援... 或對於自己用力引導來訪者到一個位置的急躁有覺察,繼而也轉一個彎,從容感受她當下的感覺,看她心中的畫面,聆聽她的焦慮...學員們本身有變,就有可能給來訪者和小組參加者帶來一次又一次觸動心弦的變化。


今年年底我年滿八十。看到這些新發展,看到生命自覺靈活地結合一些活動所帶來的令人興奮的變化,尤其是看到一些沒機會接受很多教育的長者、照顧者和家長都能從中經歷到驚喜的變化,我們很難不繼續下功夫,好好把概念和方法寫下來,再試驗,改良,推廣。雖然近期我已經多次感到力不從心,但每次我都毫不思索對自己說:「不許停步。」


與其勉強執著


三天前,大約早上6時,我發了一個夢。夢中,我駕著一輛汽車,由西貢出九龍,經白沙灣。奇怪的是,我在駕車,但我卻是坐在後排座位,踩不到腳掣,也把不著軚盤。到白沙灣,我看到有人在橫過馬路。我用力想剎車和把車移向左,但手和腳都找不到著力處,只能用心力。結果是力不從心。我把那人撞倒了。跟著前面又有一個人過馬路。我緊張極了,伸手出窗外大力揮動,並大聲叫喊,但急起來不知叫甚麼好,只是「呀...呀...呀...」,拼命想他避開。


這時,Grace 被吵醒了。她柔聲,重覆對著我說,「只是一場夢咋!」。我醒了過來,全身發熱,百感交集。


我讓自己靜下來。Grace 雖然好奇我發的是甚麼夢,但她非常尊重,完全沒問我甚麼。


我留意整個人的狀況。我胸口膨脹,好像由心裡爆發出一股氣和力,很想去控制車輛的動向,去擺動軚盤,去踩腳掣,但是我的手和腳都找不到著力處。車輛完全不受控制。那是一份非常難受的感覺。


我做了一個動作。我坐在床上,微向後挨,背脊貼著床頭,大力深呼吸。我叫自己慢下來。隨著自己的呼吸往下沉,隨著身體向後挨,我讓各種感覺都留在前面,自己的意識慢慢退後,貼著床頭。我感到整個人穩定了下來,前面多出了很多空間。很慢,很慢地,我逐一確認前面的這些感覺,尤其是確認:1. 那股很想去控制、縈繞胸間、仍在膨脹的氣和力; 2. 手和腳的那份無從控制、軟弱無助的失落; 和 3. 對著這情況那種難以接受的難過。三種感覺都在。我再深深吸一口氣,確認與面前三種感覺共處的、自己身在其中的那份自在和空間。我停一停,然後對著它們說,「可以的,你們都可以在。我不單容許你們在。我歡迎你們在。」


即時,我感到輕鬆多了,空間更大了。


我開始好奇,這是與甚麼有關? 我想控制而又無從著力的究竟是甚麼? 經過了大約半天來來回回的描述與核對,停了再續的聆聽,中間Grace也有斷斷續續的參與,最後,我經過了核實,重覆與身體核實過之後,我知道了。


最近我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可能因為這樣,我加倍用心去思考協會未來的發展。一個問題重覆出現: 誰來接棒? 誰來繼續未完的事業? 適合的人好像出現了,但是他們會留下來接棒?無可置疑,這是我在自己健康未惡化之前、急於盡快確定的事情。這亦是我最無可著力、結果不由我控制的事情。


對,夢境裡就是這感覺。


坦然放手 自有乾坤


很奇妙,當我確認這渴望,特別當我確認這無可著力的手和腳,並容許接棒這事不由我操控的時候,我放開了,心裡更浮現出一種不知從何來的信心:回應生命呼喚,接棒自有人在,形式和人選可能不由我預設。我感到釋然,原先的著急消散了。手和腳也好像重新注入力量。

我回頭再看整個身體,胸間那股氣和力仍在,只是收歛了一點,此刻感覺好像不是急於要衝出去影響或移動外面一些甚麼,更多是自在自得,順其自然。我又明了,只要我善養胸間這團熱火,足矣! 心心互動,關鍵在乎外,更多在乎內。


3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