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還有話未說

張包意琴

​即使心裡善意關懷,但在氣急敗壞的關頭,為求自保,說出口的話往往針鋒相對,充滿敵意,結果關係變得更惡劣,裂痕擴闊。 當我們停一停,留意心裡那還未說、沒說的話,讓那善意關懷如實表達,效果令人驚詫…………

俊傑結婚了。


兩小口的新居佈置,最顯眼的是掛牆的單人、雙人婚照,和翻開放在大廳中央儿上的相薄。踏進來,迎接的,就是新婚夫婦的甜蜜。


廚房設計全按未婚妻的要求,一應皆全。他已準備將來好好享受她一手烹調的美肴。


家中兩兄弟。由小學到大學,弟弟的能力和專業成就都比哥哥突出,得到父母偏愛。弟弟結婚,是兩老一心的渴望。為鼓勵他安心工作,生養下代,父母毫不猶豫為他付出首期,助他置業。喜悅在期盼中。


就在憧憬中,俊傑發燒倒下了。多次檢驗証實,他患上血癌。


事業上昇,婚期已近,人生多麼美麗。但生命卻在走向盡頭。


他心碎,向上天怒吼。上天沉默無語。父母求神問卜,卻也無力改變愛兒生命的長短、或 為他的生命增添多一天。


俊傑難過、無奈,開始為自己準備後事。


他自知不能遵守承諾與未婚妻共諧白首。為補償對她的無盡虧欠,他能夠給她的只有自己的全部財產…..,別的一切,已無能為力。


他沒有想過這樣的安排會為父母帶來更大的傷害。父母的反應是: "兒子已經不愛我們了。….他已經忘掉了我們對他的愛….他誓要把一切送給他的未婚妻….竟然什麼也不留給我們….。”


父母傷心病倒,連到醫院探望兒子的能力也沒有了。


哥哥傷心弟弟對父母的無情。他每天探弟弟,目的是爭取他明白父母的感受。但結果只有爭執,每次會面都是傷上加傷。而弟弟病情的下滑卻是無情的。哥哥尋求援助。


只有”我”,沒有”你”


我們借用了醫院一個房間,傾談了三個小時。兄弟對罵,互相指責對方的無情無理,指責對方心中只有“我”,沒有“你”。


哥哥說: “你是什麼兒子,竟然這樣對待父母? 父母對你的愛,你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父母心碎,你知道嗎? 你給父母的回報,就是要加倍傷害他們嗎? 他們問你留給他們什麼,這不是很正常的麼? 你竟然說他們不愛你,只愛你的錢? 你竟然說你的病是因為童年時他們忽視你應有的營養,是他們有份做成的? 你還是人嗎? 你的心是用什麼做的? 你的良心還在嗎?”哥哥越說越火,面額通紅。


俊傑蒼白的臉容滿是恨意。他說 : “我怎樣也想不到他們竟然如此貪婪,竟然想把我的家據為己有? 這是我們的新居。每一點一滴都有我們的心血。我是不會交給他們的。 ” “你們可有想過我有多苦,多麼不甘心? 我已經再沒有機會做什麼選擇了。這是我最後一次為自己做的決定。”


關鍵在還有話未說


我留意到對著弟弟的情緒和執著,哥哥也有情緒,有執著。當哥哥被自己的執著緊緊朿縛著的時候,他就沒有任何空間去留意自己心中原來對弟弟有很多想說、但是未說的話。此刻怒火中燒,這些未說的話不知消失到那裡去了。弟弟亦然。


我邀請他們兩人都停一停,感受一下自己心裡除了自己的執著之外,是否還有什麼話想說而未說的。若有的話,慢慢說,由心裡說。一個人說的時候,另一人只是聽,用心聽,不即時反駁,聽完再說。….. 他們同意了。


一陣沉默過後,哥哥開始說: “我那有不明白你的苦,和你對未婚妻的歉疚。你不甘心。我們何嘗甘心,可以做的,問道求神,什麼都做了。父母親最傷心的是感到被你拋棄,在你心中再沒有他們的位置。他們感到你有了未婚妻就切斷與他們的一切關係。他們渴求與你保持一點連繫,那怕只是一點的連繫。他們希望得到你的房子,不是為要變賣它,而是為了可以住在你心愛的地方,懷念你。”哥哥一面說,一面哭泣。再不是指責,只是父母和自己心底無盡的不捨與愛意。


俊傑被觸動了。“其實我心中絕非沒有父母。他們愛我,我是知道的。””我有些話不說出來,你們也應該明白我有多麼痛苦。我真的沒有能力去兼顧太多,我真的是沒有能力了。”


他斷斷續續地說: “我只想留給未婚妻一點甜蜜的回憶。…..我們一起佈置的家仍在。…..我是走了,但我卻未消失。…..在這個我們的家,有我的踪影,她仍然可以看見的蹤影。”他說到這裡,哭不成聲。


兄弟倆已經不再各執己見,各自孤獨地痛苦。他們坦然顯露自己的內心,不再隱藏。關鍵的轉變是兩人都回到自己更寬闊的內裡,讓內裡真實和豐富的感受、期望、渴求呈現,把未說的話都盡情傾說。….. 兄弟情深的交流,前所未有。


由非此即彼 到 亦此亦彼


靜了很久。就在這沉靜的空間裡,表面好像矛盾的感受和期望重新微妙地整合起來。


俊傑用手抹去眼淚,說 : “新居的安排,你已經明白,是我對她最後的獻出。這是我最後的選擇。哥,請你幫忙。我的喪禮請不要花費。我要一切從簡,留多點錢給父母生活。


哥哥深情地對著弟弟,說: “父母日後有我照顧,有我安排,我會做好的。但是,最重要的,也是他們心中最渴望的,是與你的連繫。你是他們最愛的兒子。你離去了…..他們有太多的不捨….很心痛。他們渴望見你,但心裡對你卻有很多的不明白,怕一見面就吵,加倍傷心。”


當俊傑聽到父母渴望探見、卻又因怕見面爭吵而避見時,嚎啕大哭,一面猛搖頭,一面大聲叫喊。


表面好像非此即彼,選未婚妻還是選父母的選擇,放回到內心的海洋,二者找到兼容的空間。兩兄弟表面勢不兩立,你錯我對。內心原來一直都連繫著。愛,讓表面矛盾的東西並存,讓連繫呈現。亦此亦彼變得可能。


俊傑平靜地說: “我把人壽保險受益人的名字改寫,轉回給父母。哥,你相信我,我是多麼愛他們的…..你代我解釋吧,好嗎?”


執手相陪


父母心中永遠有兒子。指責怨恨耗人精力。怨恨之下是恐懼失去。指責背後仍舊是抹不掉的愛。直到長子把當晚俊傑的內心和痛楚不遺漏地說出,父母才重新接觸到這份取不走的連繫和愛,重拾體力和心力去醫院探望病重的兒子。


兩星期後,俊傑在父母、未婚妻、兄長執手陪伴下,平靜地,帶著他們的愛和懷念離世。


悠悠心中愛,伴隨着無盡掛牽,


至天人相隔,依然在訴說


那摸不着,說不完的永恆的連繫!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