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四篇:不做甚麼,只是陪伴,可以帶來轉變

How change happens from "just" being with it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10/9/21 #247


Goncalo這樣寫:「早前你提及的事,我一直想問你。你說情緒轉變,不是來自心靈的淨化或醒覺,而是從陪伴當下的內心感受──即「我陪伴我自己」(Self-in-Presence)──而來。我對這問題一直感興趣,卻仍未能清楚了解你的想法。你可以再加闡述嗎?謝謝。」


親愛的Goncalo:


當然可以。很高興能多談我這喜愛的課題。


先容我問一個看似不相干的問題。我們是甚麼?是物件、還是過程?是機器、還是更多?


既是人,我們便不是物件、也不是機器,對嗎?然而,在我們的文化和語言裡,卻充滿著「人為物」、「人為機械」的隱喻。


比方說,當我們談及情緒時,便視它如物件,可被支配、可過渡、可迴避……,卻不明白情緒本身擁有暗喻變化的內在生命。


若我在桌上放上一盞?燈和一個盆栽,我可以對兩者都下功夫,使它們出現變化。我可按亮?燈或把它關掉,或給它換上其他燈罩。我亦可修剪盆栽的葉,甚或為植物更換花盆。


然而,當我甚麼也不做時,只有一樣東西會變。只有一樣東西會按內裡的藍圖產生變化,朝向更豐盛的生命發展。只有一樣東西是活的。


談到這裡,你或會明白此主要區別,對我們如何認識自已的內在轉化過程,起著關鍵作用。


當我要為下一個決定而產生繃緊而恐懼的感覺時,我可選擇視這感覺如物件、或過程……是?燈、或盆栽。若我視這感覺如物件,我會去思索它、了解它。我可以透過呼吸來嘗試釋放它。我亦可以叫自己要放鬆。這些全都是「對它做」(DOING-TO)的,基於不信任變化會在合適條件下自然發生而「對它做」的。


但當我視這繃緊而恐懼的感覺為一過程時,我會陪伴它。我能透過接觸這真實而當下的感覺,描述它、感受它,且感受它如何比我所描述的更豐富。我不驅動它做些甚麼、也不對它作任何要求。我有信心它「知道」自己變的方向。


它會變,因為變是它的本質。



給它空間,不嘗試改變它,只是陪伴


我喜歡引述Gene Gendlin的話,而其中一句是這樣的:「每一股壞感覺都是走向正途(rightness)的潛能, 只要你給它空間,讓它自已朝著正向走。」


這句優美的話說出了我要說的。走向「正途」(rightness)的力量早已存在,只是以「潛能」的形式出現(Gendlin在別處稱之為「暗示」﹝Implying﹞)。我們無需把壞感覺哭叫出來、呼喊出來,或用理智、用討論找它出來。


我們只需給它空間,只需陪伴它。因為它清楚知道自己的變。


很棒,是嗎?



END

1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