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十篇:主導的自覺者,從容自在的同行者

Empowered Focuser, Relaxed Companion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2/24


伙伴自覺,怎樣做才感到 “安全”?

有一次,我在教導初學者如何在工作坊之後能夠有信心地繼續伙伴練習,一個重點突顯了出來,就是:進行伙伴自覺練習,要愈做愈有信心和感到安全,是要遵守一些指引的。偏離這些指引,你會感到不安全,並影響《生命自覺》的效能最重要的一點指引是:生命自覺時段是由自覺者主導。當你是自覺者的時候,你主導你做的一切,和你對伙伴(同行者)提出的陪伴你的要求。你可以說話,你亦可以不說話。你可以專心留意你身體感受的過程;你亦可以分享你當中的發現。你可以用圖像,亦可以用手勢或各種身體姿態形容你所感受的。即使你所做的可能有些從同行者角度看不像是自覺的東西,那也是可以的,因為這是你的過程,不是同行者的過程。


至於同行者,你只管放鬆。你不必理會自覺者是否 “做得對”。你的角色是支持,不是評審。


另一重要指引是: “絕不評論內容”。 在自覺時段過後,不討論自覺的主題和內容。即使表面聽來好像毫無惡意、更無殺傷力的評語,譬如:「你所經驗的,我能夠明白」也已經越過了應守的界限。伙伴自覺過後,兩人只能交換有關過程的意見,譬如:「我發現我並沒有覆述你描述的全部圖像,對於我這樣的回應,你覺得可以嗎?」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非常嚴苛的指引,我想告訴你,如果你不切實遵守這些指引,尤其在初學時期,你的伙伴自覺將會受到影響。(有經驗的老手知道如何彈性處理這指引,但對新手來說,請嚴格遵行。)



「作為同行者,我有擔心會被自覺者的問題 “吸了進去”」


有一位參加者問:作為同行者,我可以如何保證我不被自覺者的問題 “吸了進去”?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我相信如果你能遵守以上的指引,你已經有辦法保護自己,不 “過度付出”,也不被自覺者的問題“吸了進去”。


如果你記得,作為同行者,你沒有責任去幫助自覺者達到良好的感覺;因為這是他/她的時段,由他/她主導。又如果你們能夠在自覺練習過後都不談論當中的任何內容,你已經得到很好的保護,不會跌入一般 “過度付出” 的角色之中。



我喜歡這樣描述:主導的自覺者,從容自在的同行者 "Empowered Focuser, Relaxed Companion." 這樣安排是為讓你享受生命自覺,並從中得到豐盛的收獲。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