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十八篇:這人與你關係密切,但你卻對他憤怒到以致想傷害他,可以怎辦?

If you are so angry at someone close that you want to hurt that person, what can you do?

Ann Weiser Cornell 2011-11-4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75


「我內裡有一個部份想傷害我的兒子,它更想阻止我進行生命自覺。」


蘇菲亞寫道: 「這星期我遇到一個問題,就是與大兒子相處出現了困難。我發現內裡有一個部份真的很想傷害他。我設法與這個部份共處,這讓我感到從容多了(以往遇到類似情況,我會有異常強烈的反應)。現在我相信,當時機成熟,事情自會改變;抗衡,反而令情況持續。


「今早,站在廚房時,我完全陷入了憤怒和沮喪,亦感到強烈的怨懟。我站在那兒思索 : 我如此深陷情緒,甚至不想進行生命自覺,我可以怎樣做?我更不想陪伴那不想進行生命自覺的部份。我只想感受那份怨懟,為自己找尋怨懟的理由,並盡情去想兒子令人討厭的地方…如果是你,會怎樣處理這種情況?


「自從進行生命自覺後,我留意到自己有很多改變,尤其認識到自己內裡的不同部份,更讓我可以較容易處理有關情況。」


親愛的蘇菲亞 :


是的,我們內裡的確有某些部份不想我們進行生命自覺,因為它們不想中斷感受它們正在感受的。怨懟、憤怒,沮喪等感受,往往都是如此。


或許我們內裡這些部份以為,若我們自覺地陪伴它們,它們便會失去某些東西。


或許它們不知道它們可以有機會述說自己的故事,向一個富有同情心,並願意聆聽的人,傾訴它們何以如此憤怒和怨懟。


或許它們恐怕若你自覺地陪伴它們,你會開始軟化,而這正是它們不願意見到的。


然而,今早當你站在廚房那一刻,其實你並未完全陷入那些情緒當中。你當時十分警覺,而且有足夠空間,讓你知道自己深陷其中。


我會怎樣處理這種情況?


我會建議你開始(默默地)跟你那感到憤怒、怨懟及沮喪的部份對話,就像這樣:


「是的,我確實聽到你多麼憤怒。一點都不奇怪! 你當然感到憤怒,感到沮喪。你當然不想進行生命自覺。我確實聽到你只想感受那份怨懟。是的,我確實感受到你那感覺是多麼強烈..…」


你只要寬心臨在,虛心聆聽,無論感受有多強烈。沒有任何暗示它們的感受需要減少分毫。它們的感受強烈到甚至不想你進行生命自覺。就讓它們知道:你聽到!


如實地聆聽


有一次,我聆聽兩個人在進行夥伴自覺。


自覺者說: 「我胸口這個地方感到十分、十分、十分的哀傷。」


同行者覆述說:「你留意到你胸口那個地方感到十分哀傷。」


自覺者停一停,然後說:「不! 是十分、十分、十分的哀傷! 它需要三次『十分』」兩人跟著大笑起來。真的!只有當那哀傷的部份如實地被聆聽了,它才可以享有它所需要的空間。


透過聆聽,讓別人如實地感受到他的感受有多強烈,並不會使他更難受。對於我們自己的感受,也是一樣。當我們如實地聆聽我們那些強烈的感受時,這當下我們讓它感到我們「臨在」,並在聆聽。這本身已是一項重大轉變,而感受,也會隨之而變。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