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十九篇︰「當 內裡一個部份告訴我們『我不好/沒用/ 差勁 /失敗 /只是 廢物』時

"It's a part that says 'I'm no good/useless/bad/a failure/crap'"

Ann Weiser Cornell 2001/4/19 #276


我發覺很難 與這受傷部份保持心理距離



雲妮 寫道:「我很希望得到你的 一些忠告。我內裡有一個部份經常對我說:『你 不好/沒用/差勁、失敗,你只是廢物。』無論我 做些甚麼, 它都 會在我腦海裡出現。它似一個核心信念,一旦被觸碰就會帶著周圍連結著的 不自在感覺動起來,讓我感到羞愧、失望或 無助,並令我飲泣、或大怒。遇到這種情況,不論我如何努力做到最好,我也難以在待人接物上做到一般人做得到的 。我知道這是 源於兒時我採用了當時以為是 最好的生存方法。今天, 即使我意識到這點,即使 我內裡有 另一個部份可以與它爭辯、甚至告訴我這只是一種信念(belief),我仍然發覺很難 與這受傷部份保持心理距離 ─ 因為它的感覺是多麼的真實!我的猜想是:這些信念和訊息都是來自我內裡的批判部份,而 我,則比較認同 那痛楚部份 。


「我有時會探索那傳遞訊息給我的部份。我相信它擔心我若不接納那些信念,我便無法生存下去 。另一方面,我十分理解那受傷部份那些很強烈的感受。故此,我會確認它們的存在;好像讓一幅圖畫逐漸清晰呈現,畫中是一位不停地抽泣的小孩,而我則盡力以成人的關懷去陪伴那小孩,然而,那痛楚部份好像佔據了大部份的我,以致我整個身體都充斥著不舒服的感覺。」


「有時,我留意到若我把注意力太集中在自己的感受上—─ 確認它們的存在、感受它們的感受等 ──這過程可以把我推到更深層的痛苦裡。但是 ,我也知道,忽略 或者否定它們也是無濟於事。我很難相信這些經驗之下埋藏著甚麼寶物 ;我根本不知道可以如何依靠這些經驗讓我載向前(the sense of forward movement)。這些時候,我 有點 像 卡在繩結裡(還是部份的我卡在繩結裡?)。」




親愛的雲妮:


聽起來你那處的傷痛仍有許多 ,而且是很 難渡過的傷痛。 我真的很欣賞妳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尤其是以成人的關懷去滋潤 那受傷的小孩 。


我有以下幾個建議,但不論妳做些甚麼,也請妳保持耐性,因為這是 治療(healing)的過程,而治療本身是需要時間的。


被卡在繩結裡


第一,我 建議妳避開 核心信念(core belief)這個概念。我並不是說它不真實或不正確,只是我的經驗告訴我,有關信念的討論不會帶來甚麼效用。它好像只是「被傳遞到別處的痛楚(referred pain)」,但不是真正事情所在。


妳有一個部份說:「我 沒用。」另一部份則說:「我知道那並不 正確。」;不過,即使知道那不正確,妳也不能作出任何改變... 正如妳自己所 說,我們可以被卡在繩結裡。


這個繩結的背後存在著一個根本的掙扎: 一邊有痛苦部份,另一 邊有不想妳感受痛苦的部份。痛苦部份越大,那不想妳感受痛苦的部份更加感到絕望。是的,這全與過去 有關, 與兒時的妳所經歷的創傷所帶來 的不成比例的痛苦有關。


現在需要發生的是當時未能發生的


當時缺席了一樣東西 ,在妳和照顧 妳的人身上缺席了一樣東西。這東西就是:寬心臨在( 或我陪著我)(Self-in-Presence)。小孩需要照顧他們的人具備溫 柔、強壯的特質, 幫助他們接載contain和過渡get through難受的感覺。沒有那些特質,內裡受傷的部份會被冰封起來,而它 隨時可以被任何東西 引爆,而爆發得來讓人感到 完全無法伸手加諸援助。


妳需要為妳自己的感受營造那強壯 而溫柔的 「寬心臨在」。妳 不需要說:「會好轉的。」


誰會知道 ? 妳只需要 成為聆聽者,足矣。「噢! 這感覺十分差!」而這不只是說現在它的感覺有多差,也是說當時它的感覺有多差。它就是 借助這類經驗,讓妳知道它當時有怎樣的感覺。它需要 給妳看它當時就是感覺到這麼糟糕,也需要妳成為一名分享它真實感受的見証人 。


我不是說妳要記住發生過甚麼事情。妳需要 知道的事情都會透過情緒本身呈現出來。


「它現在/當時的感覺就是這麼糟糕!」 情緒需要多麼細緻,它就可以這麼細緻。或許那是噁心,又或許那是一份無助的感覺。妳只需留意,因為它自會 給妳展示。


真的,這裡埋藏了寶物,而寶物就是:在壓抑某部份的過程中,妳同時也把妳和妳的一切能 量一併縛?起來;不過,當妳最後轉 向它並只是簡單地感受它的時候,妳也尋回妳自己。


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