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十三篇:當內裡毫無感覺時,你能跟妨礙感覺的部份進行生命自覺嗎?

Can you do Focusing with a block to feeling even though

what you find inside is the absence of feeling?

Ann Weiser Cornell 2011/3/1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69


「可以有『妨礙行動的部份』 又有『妨礙感覺的部份』嗎?」

"Can there be a 'feeling block' as well as an action block?"

保羅問:「妨礙我採取某種行動的部份』,跟妨礙我有某種感覺的部份』,兩者有分別嗎?讓我談談那妨礙我感覺的部份:


「我留意到自己有悲傷和不快樂的跡象,但實在感受不到那悲傷和不快樂。我察覺到自己的感覺比前少了,內裡好像麻木了;而我的身體也變得更緊張(我最近經常感到下腹不適)。」


「近日檢視自己個人成長經歷,發現父母面對別人悲傷時都會表現很不自在。父親會分散孩子的注意,嘗試驅走孩子的悲傷;而每當母親發現孩子悲傷時,總會介入----當中帶出一個很清晰的訊息:悲傷的感覺會把人壓倒,而且她的孩子們是沒有能力靠自己處理這種感覺的。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我不能與悲傷的感覺共處。我總想把它驅走、避開、否定或讓別人去處理。」


「我嘗試跟悲傷和不開心的感覺建立一種開放、包容和自我承擔的關係,卻有心無力。昨晚,我對那可能阻礙我去接觸悲傷感覺的東西進行生命自覺。我發覺我真的很難以同情和聆聽的態度跟『這東西』共處。『這東西』使我不能自由地去感覺自己的感覺和回復自我,真令我心煩意亂。哎!我實在受不了。」


親愛的保羅:

妨礙感覺的部份當然有可能出現!事實上,妨礙行動的部份往往也會妨礙感覺。 很高興你能覺察到自己內裡的是悲傷。那些身體反應,是你已感覺得到的。

在感覺遇到障礙(Block)時進行生命自覺,我建議就從當下既有的感覺開始。按你描述,這感覺是『內裡好像麻木了』;而你的『身體也變得更緊張』。或許在那『麻木』裡還有更多感受,在那『緊張』中還有更多感覺。我建議你可以輕柔地、帶著好奇心,與這些感覺、或身體意識到的任何感受共處。

例如,你可能留意到在那麻木的感覺裡面漸漸浮現『一個人』、一個害怕去感覺,或嘗試逃避感覺的『一個人』。她可能有一種『肩膀縮作一團』的感覺,或逃避不好感受的感覺。她也可能擔心會令某些人高興或不高興。以上的推測,是給你描述一些在你的情況下你可能會發現的一些感覺。

你所發現的將會是獨特而新鮮的感覺。你不用做甚麼,只須與它共處,這已是治療和轉化的關鍵。

難怪你那部份對感覺悲傷有困難

你既說『受不了!』,看來除了妨礙感覺的部份之外,還有第二部份。這第二部份在渴望撇開那妨礙感覺的部份,而你似乎已經認同了這第二部份。你渴望撇開那妨礙感覺的部份,這點完全可以理解;但要知道,那第一部份──妨礙感覺的部份,要得到關懷和明白,才有望得到化解,讓你繼續前行。

你能夠在個人成長經驗裡,明白到為何很難容許自己有悲傷的感覺,其實已經踏出了一大步。你現在只需多走一步,體恤那個正在經歷這一切的小伙子。

如果你能夠把那妨礙感覺的部份視作為年少時的你,看到他在家庭中要不是被人分散注意,就是被人諸多糾正,這或許會對你有幫助。這樣你便能感受到,他那從來沒有得到任何人支持與傷感共處的那種難受。

難怪他對感覺悲傷有困難:每當他有這種感覺時,這感覺總會被人拿走。

或許你可以感覺一下此刻他希望跟你有怎樣的接觸。可能他想你支持他與傷感共處;亦可能父母從沒有給他的,他想你給他。你的身體知道,當年甚麼才是對,也知道當年欠缺的,此刻它有能力給予。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