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十七篇:與同行者進行生命自覺,卻發覺被對方的覆述干擾

Focusing with a partner but finding companion’s reflections interrupting.

Ann Weiser Cornell 2011/6/6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83


“我不喜歡聽到別人覆述我所說的”


羅賓寫道:「我學習生命自覺已進入第一階段第四星期。昨天晚上我發現自己作為自覺者時,並不喜歡別人覆述我說的話。我知道你曾說過,進行生命自覺時,自覺者主導著過程,亦記得你曾提及同行者的角色等等。我很欣賞同行者在生命自覺過程中的種種貢獻----措詞謹慎,不提問,不插手,不批評,單單陪伴,從而讓自覺者能夠專注於此時此地……諸如此類。」


「首先,要高聲描述自己的體會,對我來說已經非常困難。當我試圖專注進行生命自覺時,同行者的說話卻打斷我的思路,令我分心及對我造成干擾。即使同行者只是用心聆聽,我仍會在意旁邊有另一個人。受人注視會讓我不自在,就好像在大光燈下表演,暴露於人面前,被人觀察。我覺得好像把自己的事告訴別人。我知道生命自覺其實是跟自己對話----這正是我最重視的,也是讓我能夠更準確和進深地了解自己的途徑。可是身旁的同行者讓我對自己更在意,因為得為自己的事向旁人解釋及辨護。就此,希望你能給我一些意見。」


“你內裡有個部分,不慣於被人注視”


羅賓,你好!


你提出的很有意思,亦十分寶貴。


你內裡有個部分,不慣於被人注視,也許你可以帶著興趣和好奇,對此多加探討。那裡有更多東西值得你去發掘。你裡面這個部份已經讓你知道,它不喜歡 “在大光燈下表演,暴露於人面前,被人觀察。” 在這下面,還有更多。


你已經知道,當我們進行生命自覺時,我們是在“同行者的寬心陪伴”之下說話,而不是“向同行者說話”。我們不是向同行者澄清或解釋,甚至不是向他敘述。但是,你內裡的感覺並非如此。這就是你“身處的位置”,如簡德林所指----是你意感所在,亦是更多生命自覺發生的地方。


如能面對面接觸對方,這情況會更加明顯。當我親自教授生命自覺,而參加者聚在一起時,你所提出的問題不大會發生。你可以見到自覺者合著眼向下望,專注著個人的內在,有時會離開同行者視線少許。這當中最重要的是自覺者的內在關係。


當你作為自覺者時,我鼓勵你容讓你內裡的感受決定你要說甚麼……並且只把那些能幫你回應內裡感受的話說出來。(你可能一聲不響。這不要緊,真的!) 高聲說出來的話,會在你腦海中不同部分產生迴響,讓你從全新的角度去感受它,這就是把描述說出來的目的。同行者重覆這些字句,就是要產生更多迴響,這就是覆述的目的。你聽到的,是你自己的話,那些你想一再聆聽而說出來的話。


同行者並不需要知道或明白你所說的。你亦不用解釋。你任何說話都是為你自己而說。



你想我如何作你的同行者?”


在課堂裡,我們教授的伙伴關係是務求給予彼此最大的安全空間。其中一項,是同行者會於生命自覺開始之先詢問自覺者:「你想我如何作你的同行者?」


如果你很容易被別人的話干擾,你可以說:「我想你保持沉默,當我要求你覆述時才覆述。」這是絕對可以的。


這樣,你可以容讓自己感受一下,想聽到別人覆述你自己的描述時(不是所有描述,只是少數重要的),那感覺是怎樣的。


生命自覺是一個聆聽自我的過程。令人驚訝的是,當另一個人寬心臨在,不加上甚麼,只是陪伴時,我們便能夠更深入地聆聽自我。在這過程中,轉化隨之發生,生命亦按著需要前進。真好!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一篇: 「生命自覺是甚麼?」

Ann Weiser Cornell 2010/3/23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221 無論你是初接觸生命自覺(Focusing),或是奉此練習多年,你可能仍會疑惑:生命自覺到底是甚麼? 「生命自覺是甚麼?」──為何這問題難於解答! 「生命自覺是單純的事情:是開放地、不批判地專注某樣東西,雖是親身經歷,卻未能言喻。」──擇自《生命自覺:學生與同行者手冊》(The Focusing Student

第二篇:「跟自己某些東西說“哈囉”(Hello),總感到怪怪的」

Ann Weiser Cornell2007/10/2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 瑪莉諾芙(Mary Love)來信問:「有時,剛接觸生命自覺的當事人會說『跟自己某些東西 (something) 說哈囉,總感到怪怪的』又或是『跟那些東西對話時,我感到很不真實』或『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甚至連我那曾修讀生命自覺課程的妹妹,都有同感。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不否定這些感覺,亦鼓勵當事人運用『與之對話』這項能助人抽離

第三篇: 接觸的力量

生命自覺操練者貼士Ann Weiser Cornell 2009/6/16 #193 上週末我觀察了六位對生命自覺有經驗的學生帶領六位初學者首次練習生命自覺。這次觀察令我深深感到 “接觸”(contact) 對生命自覺很重要。你同意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生命自覺過程能否產生果效,往往取決於自覺者與自己內在經驗過程的“接觸”(contact)有否達到某種程度的質素。 那些能夠輕易與自己內在過程“接

bottom of page